第一百六十八章 命悬一线

    他刚才替她把过脉,卢笛比卜想的情况要严重许多。

    脱水,严重失血。

    每一条都是致命的。

    保镖们有查看兄弟的,有站在原地等保镖兄弟带警察过来的,还有去看守那个疯子男人的,只有谢少卿抱着卢笛往外边走。

    他们看着他面面相觑。

    这走出去可要花上一段时间,谢少可是整宿未睡,刚才又经历了殊死战斗,他们都已经吃不消了,谢少还抱着少夫人,能吃得消吗?

    谢少卿能这样想,他们可不这么想,为了他们死去的兄弟,不能这么便宜了他,他们在附近找了一些绳子把他严严实实地绑在他哭泣的的砖瓦上。

    这些绳子,曾经是他用来对付那些无辜妇女的。

    其中一个被他迫害的还有他们的那个兄弟。

    没想到天道轮回,绑人的他也被别人绑了一回。

    谢少卿带着保镖们往那个死神楼层去了,他走在最前面,保镖们打架都是内行,这种需要脑力活的东西他们还得指望谢少。

    谢少卿带着他们绕了两个圈,他走的地方很轻松的绕开了那个男人设下的陷阱,死神楼层近在眼前了。

    看着面前像城堡一样高的墙。

    他们不禁傻了眼。

    这可不是武侠片,运着内力一蹬腿就跃上了几丈高的墙。几个人看了看,决定往别的地方找找入口,却被谢少卿叫住了:“不要乱走,没有别的入口。”

    换句话说就是:同样也没有别的出口。

    因此,卢笛和卜想的判断是错的,不过,他们也没走多远,没走多远就碰上了血藤的攻击,血藤就像长了脚的蚂蟥,专门盯着他们吸。

    卢笛手忙脚乱的拍,可是依旧没有逃脱血藤的吸力,像捆粽子似的,卢笛被捆了去,情急之下卜想随手扯了身边的棍子就往血藤上抽,抽了几下,血藤好像畏惧他手里的棍子,松开了卢笛,卜想借机救下了卢笛,不过卢笛身上的血被吸了不少,被救下的她昏迷了。卜想看了一眼手里的棍子,这个东西看起来有点眼熟,他记得他继承卜家感知能力时,其中看过的一本书,书里就有记载血藤的克星,书中还特别标记了他的某一位祖先路经一个地方时,在那里看到大量的血藤,那位祖先在血藤的周围种下了它的克星。

    难道就是眼前这个看着呆呆傻傻的木棍。

    他带着卢笛撤回了刚才的那个地方,那里还有两三根跟他手里一样的木棍,他不知道这木棍有没有生机,如果有,他们也许还有救,如果没有,他抬起眼睛,在他们的四面八方围满了血藤,这些血藤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们。

    全都像有生命似的。

    任何人见了心里都要发杵。

    他带着卢笛不敢贸然离开,那些血藤因为有克星在,也不敢贸然进攻,这人与植物之间就形成了对峙关系。

    时间长了,血藤的克星慢慢地长了,还发了些芽。

    这个对峙关系他们这里似乎有了一点优势,其实不是的,一直被卜想搂在怀里的卢笛她身体似乎越来越冷了。

    他想过很多种方案,拿着一根木棍杀出去找救星,万一他离开了,卢笛撑不住了呢?第二种方案,待在这里等着木棍壮大起来,然后借助木棍的力量抱着她离开这里。时间又不允许,这段时间里,他因为焦虑长了不少白头发。

    等到天亮,天亮他就带着卢笛离开这里,不论生死。

    这是他最后的决定。

    谢少卿看着地上散乱的像是梯子一样干枯的藤梯,这个地方怎么会有这种东西,某些盆栽之所以形状优美像活物似的,那是有人为的修剪。

    如果没有人为的修剪,通常是长得很杂乱的。

    他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会不会这些看似散乱的东西其实是登上这堵墙的关键。可以试一试,他安排保镖连夜制造梯子,就用墙底下这些现成的干枯掉的藤梯,他们所用的这些干枯藤梯正是很多年前被那个大孝子砍掉的藤梯。

    这些藤梯是血藤的克星。

    人类手中的刀斧却是它们的克星,这种藤梯存在于古老的野人时代,它们的寿命是很长很长的,做成的椅子,可以用上很多年,在多年以前,也曾有人用这种藤梯做成了椅子,通常的木制椅子能够留存上百年已经是在木头界里很出名的存在了,也有能够传几百年,上千年的沉香木,檀木,梨花木等。它们之所以能载入史册,那是因为这些东西上档次,名字上档次,做出来的成品也高端大气上档次,生长居住的环境也像是名媛里的大家闺秀一般,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这个藤椅,虽然它做成的成品也能够像沉香木一样传几百年,上千年。但是它的名字不够响亮,就像某些好吃却不够档次的大排档一样。

    并不能够名垂千史,时间长了,人们对这种植物就感觉到陌生。

    谢少卿对这个同样也不熟悉。

    只是觉得这东西的形状就像是梯子,而要登上这个地方又必须要用到梯子,他们也可以回去找支援,但是那样的话会浪费很多时间。

    这些保镖做起这种活计来得心应手,很快就编好了一架藤梯,编好之后试了试,感觉到这梯子还太短了一些,接着又编。

    这样,足足耗了一夜,才终于编好了一架能够够到这堵墙顶端的藤梯。

    谢少卿刚要爬上去,被一个保镖拦下了,“谢少,老规矩,我们打前锋。”

    但是,既然被称为“死神楼层”,应该说明那上面有危险,保镖却说道:“也许是那个疯子故意吓我们的吧,这种野外攀爬,我们是内行。”

    保镖不由分说走在了前面。

    他第一个,接着就有了第二个。

    谢少卿等着上了三个人之后,他让两个保镖留下来戒备,防止其它人砍断藤梯,断了他们的后路。他是第四个爬上藤梯的。

    越往上走,越感觉到脚下凉飕飕的,可是脸面上却感觉不到有风吹过的痕迹。他爬到中间的时候,前面的人已经爬上了这堵墙。

    只听“啊”的一声那个第一个冲上去的保镖发出一声喊叫声,紧跟其后的保镖听到了他的叫声,加快速度爬了上去。

    站在中间的谢少卿注意到墙上长出来的植物,直直的像一根棍子,他把棍子扯了下来。愿意是把这棍子当成防身武器来用的。他跟他们不一样,他没有功夫。

    很快的,他也上了这堵墙。

    爬上墙的他看到一些奇怪的藤条正拖着他的几个保镖往一个地方拉,他上来之后,有血藤向他攻过来,很快缠上了他的双脚,他手里拿着棍子本能的去抽打那些藤条,血藤一见到克星,立刻缩了回去,原来他们怕这个。

    他拿着棍子追着血藤去救他的三个保镖,他只有一个人,血藤似乎有很多,一滴水撞进一堆火焰里,只会被火焰吃掉。

    他拿着手机通知在下面防备的两个保镖:“马上把墙体上木棍扯下来拿上来。”他的话还没说完,已经被他身后的木棍给缠住了。

    三个保镖没救下来,他自己也成了血藤的食物。

    被拖着往三个保镖的方向去的时候,他看到,在一个木棍很集中的地方,它们的正中间坐着一个男人,那个男人的怀里抱着卢笛。

    “笛儿!”谢少卿大吼一声,他挣扎着抽向捆住他手的血藤,抽完手抽脚,抽完脚又抽手。他一个翻身扑到了那个男人身边。

    卜想慢慢地睁开眼睛。

    他是不是出现幻觉了,居然能看到活生生的人。

    谢少卿咬着牙冷冷对他说道:“放开我老婆。”

    呵,果然是幻觉。

    他闭上眼睛,他在这里有几天了,他不知道,白天黑夜他分不清,不过他从来没合过眼睛,他怕自己一闭上眼睛,卢笛突然就消失了。

    这几天滴水未进,他也快撑不住了,他本来想带着卢笛拼死杀出去,就在这个时候,当他想这样做的时候,他却发现自己做不了。

    他身上的水份都干枯了,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谢少卿从他身后拔下木棍,卜想惊愕地看着他,嘴里发出微弱地声音:“不,不能拔,它们是这里的守护神。”

    谢少卿像看白痴似的看着他。

    他拿着这些木棍冲了出去,就在血藤拖着三个保镖进洞之前,他通知的那两个防备的保镖在墙体上扯了很多木棍,传递给了已经上来的保镖,已经上来的保镖看到谢少卿用手里的木棍对付血藤,他们心中灌满力量。

    拿着木棍大杀四方。

    很快把奄奄一息的几个兄弟从血藤的大口中夺了回来。

    他们越杀越勇,眼见着就要杀进血藤的老巢穴了,被谢少卿叫了回来:“不要追了,赶紧带着他们离开。”

    保镖拖着卜想,谢少卿抱着卢笛,手里拿着木棍作防备武器,慢慢退回到藤梯口,拖着卜想的保镖听到他一直在喃喃自语,他很想听清楚他在说什么,被谢少卿看到阻止了:“下去再说。”

    “他说,不能毁了这里的木棍。他是不是糊涂了,我们怎么可能毁木棍,我们要毁的是那些吃血的怪藤。”刚刚三个兄弟就被这些藤吃掉不少血,骁勇能战的他们都快变成弱书生了。

    谢少卿让他们下藤梯后把拔掉的木棍重新插在墙上。

    或许他的意思不要毁掉这里的生态平衡,那些插在墙上的木棍应该就是克制血藤蔓延用的吧!

    “这小子会不会死掉了?”

    “不会!”他只是严重脱水而已,在他的身后明明有那么多的植物,为什么不懂得吸取那些植物叶片手中水份呢!

    严重脱水可能致死他不可能不知道吧!

    已经从藤梯上撤下来的谢少卿看了一眼卢笛,难道他是为了保护她,是不是他身后的那些长着芽的木棍能够保护卢笛。

    他会救他的,但是现在,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