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挖坑

    院长别的不担心,最担心的是病人在医院里跟他闹,之前就有一位,医生已经给他开了药方,让他去拿药,他非要改药单子,把其中的一味药换成了别的。

    也不知他哪来的自信。

    结果呢,长了一身的疹子,找到医院里来要死要活的。

    院长把主治医生给揪了出来,又是给人赔礼道歉,又是给人赔钱,比伺候他家老太爷还尽心,好吃好喝的招呼了他大半个月时间,他才肯挪脚。

    走的时候笑呵呵的,跟院里所有的人打招呼,好像所有人都被他处成了他家亲戚似的。

    后来,查阅档案的时候,院长注意到了,那名主治医生开的药方根本没问题,他私底下到药房里找药剂师打听了那个事情。

    对于那个病人,药剂师有印象。

    他说病人手里拿着一张手写的单子找他拿药,他确认过,上面的名字是主治医生的没错,大多时候,病人手里都拿着一张卡,医生的诊断还有开的药方都在那张卡里记录着,交费付款之后拿药,拿药的时候,收费的医生只要拿着卡一刷,拿的药品就都出来了。

    一般是不会出错的。

    只有一种情况,医生开的是手写的药方。

    医生会这么开。

    一则是老医生的一种习惯,习惯了手写,二则是药房里并不具备这些药品的时候,也会这么开。所以,当那个病人拿着药方到收费处交钱的时候,收费员扫了一眼,就把药品和价格打了出来,他顺利的拿到了药。

    院长这么一听,心里觉得他的主治医生冤枉啊!

    那个事情之后,对他的医生影响还是蛮大的,所谓好的不灵坏的灵,病患们都在说医生误诊害得人家病人出了一身的疹子。

    到后来,他的门诊室里,病患门可罗雀。

    他对面的门诊医生里从来都是病患暴满,他跟病患们商量,让一部分人去他的诊室,病患们不乐意,即使排着长队也要等着他看。

    同事心里苦,那个主治医生心里也苦。

    同事苦是因为这个工作量实在太累了,明明是两个人的工作量都压到他一个人身上来了,而那个主治医生心里苦,则是每个月拿着跟对面同事一样的工资,每天他很忙,忙得上个厕所都顾不上,而他呢,闲得蛋疼。

    无所事事地待在医院里,没有病人。

    好不容易有个病人上门了,他满心欢喜,坐着端端正正地迎接着这个病人,病人睁着眼睛认真看了他一眼有,用一种歉意的眼神看了他一眼,说道:“眼神不好,走错了。”

    他比吃了黄连还苦啊!

    院长了解到事情的真相之后,特意去找了主治医生,他是找到主治医生家里了,而他的家人却告诉他,他已经去了别的地方,不在家。

    这?

    他赶紧回医院,这才知道,他已经辞职了。

    从此之后,他对顽固不化的病人有了偏见,他跟他的医生开会的时候说了:“碰到顽固不听劝的病患,可以选择性的放弃。医院没有这群人,也不会倒!”

    对眼前的谢少卿,他用的就是这个态度。

    要走,好走,不送。

    谢少卿的保镖帮他办好出院手续之后,一路紧跟着他,他突然停住了:“安排几个人守着少夫人,随时向我汇报。”

    “你们暂时不用跟着我。”

    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步伐坚定地离开了医院。

    另一边,巧家装饰的总部,由于卢笛和卜想的不知所踪引起了轩然大波,公司也派人联系过,毕竟是分公司的负责人,不是什么小角色。

    又是在总部这边出了事故。

    万一被外界说成什么,名声不好。

    意思意思地出去找一找这种表面功夫也是要做的,总部的高层召开会议讨论这个事情的时候,一共讨论了三件事情,一件是他们的失踪事件。

    主要还是依赖警力,他们只是平民,对于找人这种事情始终是外行。

    一件是公司里竞选的事情,既然卢笛和卜想在比赛期间离开了公司,那就表示他们两个已经弃权了,那他们当然就剔除在外。

    没有竞选资格喽!

    第三件是重新划分他们工作区域的事情。

    由于已经有人弃赛,那规则当然得重新定,卢笛和卜想的那几个工地重新分配,怎么个分配法呢,高层们又想出了新花样。

    这取决于他们眼前的客户对他们的评价。

    评分高的优先选择。

    这个优先选择在考生的眼里就是送分题啊!

    这三件事讨论出来之后,别的高层没什么意见,卜想的舅舅跳了出来,他大呼着:这不公平,凭什么,卜想那孩子是个很优秀的人才,他失踪了,他的工地上还有工人在做事,怎么能因为这几天不在场就把他剔除在外。

    他叫嚣着嚷嚷他不同意。

    坐在他旁边的一个高层轻轻地拍着他的肩膀说道:“我说您就别折腾了,您做的那些小动作我们都知道,没有说出来是给您面子。哎,关键时刻掉了链子,这可能是天意吧!您老说是不是呢?”

    他的话说着阴阳怪气的。

    舅舅憋了一肚子气回去。

    这气可把他憋坏了,气得他说不出话来,回家之后他就病倒了,向公司总部请了好几天假,估计竞选的名单出来之后他都不可能回公司上班。可能看到竞选名单之后,他更气,索性眼不见心为净,在家里养一段时间再出来。

    这段时间他也在暗中打听卜想的消息。

    后来,听到说卜想已经平安无事,返回到卜家,他深深叹了一口气,此次把他支出来都是姐姐的主意,姐姐打电话告诉他卜家发生了一些麻烦的事情,希望他暂时拖住卜想不要让他回卜家。姐姐从来没有求过他,即使他不喜欢那个姐夫,她也是笑眯眯的,还请他去她家做客。

    突然之间来这么一手,他还真的感到意外,但他还是听了姐姐的话,把卜想叫了过来,给他办了一个新的身份,让他一跃成了某个地方的负责人。

    直接跟其它公司负责人平起平坐。

    没想到啊,人算不如天算。

    他不知道他这段时间的失踪是去了哪里,只要平安的,那至少对姐姐有个交待了,可是姐姐千叮万嘱,一定不要让他回卜家,他还没阻止呢,那小子倒是不声不响地走了。

    他打了个电话给姐姐。

    电话那边一直很沉默,过了良久,才听到姐姐的声音,她说:“可能,这就是命吧!”

    从不信命的她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他感到不安。

    他决定去一趟卜家,他虽然对那个家族来说是个外人,但是,那里有他的亲人。

    公司总部呢,表面上风平浪静的,其实这些负责人都已经按捺不住了,各自的人脉关系在这个时候都显了出来。

    表面上,大家从工地上回来之后,照例是喝酒吃饭,聊天。

    其乐融融的。

    背地里,可着劲地力争上游。

    如果按一般情况的装修,可能把事情交待给工人之后,不定期来个检查也就够了,他们要表现啊,为了让客户感受到温馨的家的感觉。

    招式频出。

    熊总这边他感觉大局已定,那个大区总监的位置是非他莫属了,他给他的团队里的队员出主意,“拉拢他们的上帝。”

    怎么拉拢呢?

    让客户觉得亲切的关系,有很多种方式,把他们捧在手心里宠着惯着那是其中一种,还有一种结成推心置腹的朋友。

    他联系了他们四人的客户。

    约着他们一块打高尔夫,客户自然觉得不好意思,请他们做装修,他们只看装修结果,什么高尔夫,他们也不是很喜欢那种运动。

    第一次约,约不出来。

    约不出来,那么约第二次。

    第二次约什么呢?

    事先打探好了客户的喜好,有喜欢打麻将的客户,那就约在一起打麻将,客户觉得打麻将嘛,跟谁不是打。反正也是下班时间,那就凑成一桌打几圈拉近拉近关系好了。

    所以,打麻将的时候一定聊到合作:“哎呀,老总,您看您那房子我们可都是拿着公司最好的资源给你们装修啊,不计成本的。”

    客户也不是傻子,生意人最会吹会擂,他们说的话通常要打个折扣,说上十句,十句里边大概有一两句能信。

    刚刚说的那两句是不能信的。

    最好的资源,呵呵,最好的资源永远不是说出来的,是驴子是马拉出来才知道,工程完工之后按照检验流程验过,以后用着不出问题,那就叫最好的资源。

    但是可能吗?

    不计成本?

    不计成本是什么意思呢,原来定材料的价是一分,最后买成九分的高端材料,人工的工钱,算在他们公司里。

    那个就叫不计成本。

    所以,为什么叫做有些人的话听听就好,别太当真。

    他也是做生意的,生意经他可是倒背如流。

    不过,套路嘛还是要有,总要给点面子嘛,虽不至于把房子装成十全十美,五美也就够了,能够保证十年不漏水他都要给这些烧高香了。

    他应着他:“是是,真是辛苦你们了。”

    他说的话这些老总们也能听出来,没有几分真,生意场上嘛,真真假假,没人当真,最重要的是别撕破脸,彼此给对方台阶下,彼此和乐融融。

    才能有进一步合作的机会。

    这不,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制度变化上,他们不会跟客户直接说,是为了公司竞选不得不如此,他们会换个方式说。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