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狗咬狗(三)

    他呢,捏着八千八像是捏着他的命似的,心里又是羞愧又是恨自己太无用,战战兢兢地回到公司的宿舍里,挨个负责人的房间里找了过去。

    首先去的是熊总的房间,他欠了熊总四千块钱。

    欠条还在熊总手里。

    敲开门的时候,熊总打着呵欠望着他:“还没睡呢!”

    “这不,我过来还您钱。”

    “钱的事情不急,明儿有的是机会。早点睡啊!”熊总说完关了房间门,这?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熊总没喝醉吧!

    他都已经把钱送过来了,他还不要。

    哎,那先把另外两位的给送过去,他又找了另外两个负责人,这两个负责人也都是统一的说“不急不急。”

    这可把他搞糊涂了。

    他们不会是跟自己开了个玩笑吧,不能啊,连欠条都让他写了的,白纸黑字,这一晚,他几乎是彻夜不眠,脑子里反复的在想这个问题。

    熊总其实安排的地方并不算是非常高档的场所,就在公司附近的一家KTV,KTV里嘛,无非就是唱几首歌,喝一些酒罢了,里面的酒比外面贵,大概贵了一倍,管他们多能喝,北区的负责人已经想好了,最多嘛,两千块,他已经做好了拿出两千块的准备来。

    在去KTV之前,他特意从银行卡里取了两千块出来,本来这张卡一直在他老婆手里,在家,老婆管着经济大权嘛!

    不过,他来公司总部竞选,老婆高兴,把银行卡拿给他。

    但他老婆是非常了解他的,知道他这个人平时节俭,从不乱花钱。他取了两千块钱,远在几千里之外的老婆的手机上就有了一条短信。

    看到这个数额,他老婆的眼皮跳了一下。

    她哪里知道她丈夫被他的三个队友套路了,熊总跟另两个人商量好了,待会他们一个人假装唱歌,还是特别喜欢抢话筒的那种麦霸。

    抢了话筒还能让另一个话筒休眠,而剩下的两个人呢!

    他们则负责玩仙人跳。

    假意跟他玩色子,玩着玩着,其中一个人就说这样玩太没意思了,不如来点彩头吧!意思就是以钱作为彩头来玩。

    他们两个早就串好了怎么让北区负责人输。

    什么高档消费啊,他们这阵子也玩了不少,现在手里不够用的那就是钱啊,那个北区的负责人抠得什么似的,肯定有钱。

    这也是经验之谈。

    特别抠门的人特别能攒钱。

    不套路他套路谁呢?

    三个人商量好了之后,歪坐在沙发上看其中一个有一句没一句的吼,他这种也能叫麦霸,熊总撑着额头,对另一个使眼色。

    跟他对上眼的人恰好就是那位还挺有学问的曾经的市文科状元。唱歌么,对他来说算什么。他这个曾经的校园风云人物,什么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记得有一次跟一个校友比拼,两个人边做俯卧撑边唱歌,他还赢了跟他比赛的人。

    当时,一票人对他崇拜不已,还有声色系的女人特意过来跟他请教怎么打开肺活量,肺活量是怎么练下来的,他从来没有研究过。他当时特别有模有样的对那个声色系的女生说:“很简单啊,每次说话的时候尽量把声音放到最大,时间长了肺活量就上来了。”说完之后自己都觉得特别好笑,那个女生还当真了。

    后来某一天又来找他,那个时候找他则是想要当他的女朋友,他心里想,只怕第一次来找他就是抱着那种想法的吧,她一个声乐系的还能不知道怎么提升肺活量,她的老师干嘛吃的。不过,他那个时候已经有女朋友了。

    年轻的时候不懂事,以为找着一个漂亮的,带得出手的那就是将来一辈子的幸福了。后来,他才看明白,在他眼中漂亮的,在别人眼里同样漂亮。

    还有漂亮的女人需要大量的金钱来维持她的漂亮。

    当他跟他的女朋友分手的时候,他想起过那个声乐系的女生,如果当初选的是她,长相一般,有自知之明,谦逊。

    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他把唱歌的换了下来。

    点了一首老歌,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这得是多老的歌啊,现在的小年轻估计都没听过,就像从前,他们的父母辈嘴里唱出来的革命歌曲,他同样也没听过,每个年代的歌曲都有时代赋予他们的使命。

    他唱得很深情。

    熊总跟另一个人默默的看着,基本这就是传说中的麦霸了。

    北区的负责人已经领着服务员把酒带过来了,他特别高兴,觉得自己的这些队友真是好人啊,没人难为他,没让他在帝皇请客,就在KTV里,可真是便宜他了。

    他进来之后听到那个负责人唱的歌,还真的很好听,跟歌星似的,他鼓着掌叫好,熊总佯装生气:“哎,最讨厌这种麦霸了,进了KTV就一直搂着话筒,把这里当成他的演唱会了,一点意思都没有。”

    另一个人附和:“是,是,叫我们这种五音不全的人口都不敢开了。”

    北区的负责人面露难色,这是典型的怪他招呼不周啊,他的事情还全靠熊总呢,不能叫他不开心,他主动提议:“那我们玩这个吧。”

    他也见人玩过,猜大小嘛!

    熊总勉强点头同意了。

    玩了几轮,另一个负责人嚷嚷了:“这样玩,太没意思了,下点彩头吧!”

    北区负责人心里“咯噔”了一下,他说的彩头会不会跟钱有关系啊,这熊总站出来反对了:“这样不太好吧,随便玩玩就行。”

    “哎呀,没点刺激感。”

    这熊总看向他:“要不要陪老伙计玩玩?”

    这鸭子都赶着上架了,他还能说什么呢,不同意也得同意不是,刚刚上来的两轮,北区的负责人还赢了不少。

    他心里却涌出许多不安来。

    这钱拿在手里烫手得很,都赢了他们的,可别叫他们待会都不高兴那事情可就不好办了,想着,下一软的时候,他随便乱猜,结果还是他赢。

    他额头上的汗都快下来了。

    熊总趁他不注意,对另一个人使眼色,意思是差不多了,接下来是他们的时间了。这第四盘,他输了,输了他轻轻吐了一口气。

    这下,反而轻松了。

    不过是输一点小钱嘛,也没什么,老婆那边,回去之后跟他解释就是了。没想到的是这一输起来,就像个无底洞似的,那钱怎么塞都不见底。

    一眨间,原来取出来的那两千块是打算用来招待他们,这一会功夫就没有了。

    再玩的时候,他就不动不说话了。

    熊总问他:“开啊!”

    他仍是没动。

    另一个负责人顿时觉得扫兴,脸色一甩:“算了算了,今天就到这儿吧!”

    他心里也是这个意思,幸好有他给了个台阶下。

    熊总不乐意了:“你这是什么意思啊,赢了我的钱就打算跑路啊,不行,说什么我都得盘回来。老子就不信了,这手气能这么邪门。”

    北区的负责人一咬牙,开了。

    这一局他又输了。

    两千块就这么没了,在熊总他们眼里,两千块能做什么呀,那天他们打麻将那一个个输了多少,也没像他这样,好像死了老婆似的苦着脸。

    “再来啊!”

    北区负责人弱弱地:“那能不能先打个欠条。”

    熊总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就打欠条了,这家伙是铁公鸡中的铁公鸡啊,也行啊,他愿意打欠条就打呗,难道还能赖账不成。

    于是,他们接着又玩。

    那个麦霸唱得嗓子都哑了,他回头一看,几个人杀得烽烟四起,他的注意力都到了他们几个身上,不唱了,站在他们旁边看他们玩。

    他们三个玩得起劲,也没注意他唱没唱,反正歌曲还是循环播着的。

    等到他们抬头的时候,才看到他已经到他们面前了,熊总故意讽刺他:“咱们的麦霸停止蹂躏我们的耳朵了。”

    他却反驳道:“瞧你们说的,你们玩得太起劲了吧,我站在这里已经很久了。”

    “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一起乐一乐。”

    “好啊,正有此意。”玩这种东西他可是高手中的高手,一上场,就是通杀,几人的钱很快都到了他的口袋里。

    最倒霉的是北区的负责人,他欠得到处都是债啊。

    等到他们打着呵欠说要回去的时候,北区的负责人心都凉了,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这回可怎么跟老婆交待啊!

    服务员进来打扫,询问他:“先生,您还要继续唱吗?”

    “不了,结账吧,多少钱?”

    “您的朋友已经结过账了。”

    他们知道自己的钱都输光了,还特意帮他结了账,是自己太小人了,他多嘴问了一句:“一共多少钱?”

    “280。”

    一共280。

    他们拉着他玩的那个摇色子一共输了八千八。

    欲哭无泪啊!

    他挣扎着站了起来,他这个抠归抠,但从来不喜欢欠别人钱,当下拿了银行卡到银行里取钱,他取完钱的时候,他老婆的手机上又跳了一串数字出来。

    她几乎是跳了起来。

    都这个点了,在外面取钱做什么?

    她的脸色一扭,气得连觉也不睡了,从柜子里拿衣物,搬行李出来,她的大动静把睡在隔壁屋的儿子吵醒了,儿子站在门口睁着睡蒙蒙的眼睛看着自己的老妈:“妈,你在做什么?”

    “去找你爸爸。”

    “爸爸在哪儿?”

    她叹了一口气,这些事跟儿子能说什么呢,她走到儿子面前摸着他的头说道:“你爸爸在外面遇到一点麻烦,我得去帮他,你在家里乖乖地听你奶奶的话,知道吗?不要到处乱跑,妈妈很快就会回来。”

    去拎那个杀千刀的回来。

    竟然敢在外面找女人,真是看错他了。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都是欠揍的。

    她收拾好之后,看看时间,这个时候竟然还是凌晨一点。可是她一点睡意都没有,儿子已经回房间睡觉了,他明天还要上学呢!

    这些年她里里外外的忙,都是为了谁啊?

    想到这些年的辛苦,她的眼泪刷刷地流下来了。

    他竟然,他竟然还敢背着她去找别的女人,要不是她留了个心眼,把短信设置成转移到她的手机上,他打算怎么瞒着她那消失的一万零八百呢?

    不对,找个妞能够花一万零八百。

    什么妞呢,这么贵!

    冷静一下,仔细想想。

    会不会被人设了什么圈套。

    那不行,更得去找他弄清楚,别去了一趟总部,大区总监的职位没弄回来了,把人整丢了。她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