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砸场子的黑马(一)

    她差点就为此殉情了,她知不知道,就因为她的一句话,可以想象她心中有多强大的怒火,而她现在还在跟她装无辜。

    如果不是老妈那张碎嘴告诉她,她可能还会相信她说的话呢!

    卜迎春,藏的是什么心思,这么深沉。

    一直跟着她的1806也迷惑了,她们两个在说什么,说卜想,这个女人她说是卜迎春害的卜想,怎么可能呢,他们不是一个家族的兄弟姐妹吗?

    她还跟她说起过卜想那么多有趣的事情。

    她的脑袋瞬间混沌了。

    分辨不清谁是谁非。

    “卜迎春,你那么笃定地说他已经死了,是你亲眼见到的吗?”她的问话咄咄逼人。迎春看着她的眼睛,她平静地说道:“我是听说的。”

    “听谁说,熊总?”

    “那就是你们两个串通合谋害死卜想的,是不是?”她说话的语气一字一字加重,给迎春带来了不少压力。

    利用一个能力强的人做事,还能出现反噬啊!

    她突然笑道:“你说你,从哪瞎琢磨出来这些没根没据的想法啊?”

    “没根没据吗?”卜凤扬唇,“你还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是卜想告诉我的,是他亲口说的,这够有说服力了吧!”虽然一切都是她胡搅蛮缠的在诈她,她这么说只不过是为了报答告诉她实情的谢少卿而已。

    她知道迎春的目的是对付谢少卿,她心里觉得她挺可笑的,表面上缠着谢少卿,追着喊着要她负责任,实际上她心里爱着的是这个明星吧!

    真是个心口不一的女人,变态!

    不过,她的胡搅蛮缠成功了,迎春的脸色微变:“你,你说什么,他亲口告诉你的,你已经找到他了,那恭喜你啊,功夫不负有心人!”

    卜凤淡然一笑:“你的恭喜我收下了,不过,我们的账回去慢慢算吧!”

    迎春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什么?

    难道?

    她的脚下一软,倒在了她面前。

    她要带她回去跟卜想说清楚,证明她卜凤并没有冤枉了她。1806深深吸了一口气,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了,她好像还在梦里没醒过来。

    卜凤已经拖着死尸一样的卜迎春走了,她记得两句要紧的话,卜想没死,是他亲口告诉这个女人,这个女人要带她回去慢慢算账。

    她知道真相了。

    她心里有抑制不住的激动。

    那她,她应该对谁说呢?

    激动过后,她又平静下来,她要去找他,只要确定他还真的活着,她便离开。想到此,1806追上了卜凤,卜凤冷冷看了她一眼:“你跟过来做什么?你想替她报仇,你觉得你打得过我吗?我已经放了你一条生路,你别给命不要命。”

    1806连忙摆手:“不是的,我跟她不是一伙的,我只是想去看看卜想。”

    一听到这个女人说要去看卜想,她立刻火冒三丈:“他有什么好看的,你对他有什么企图?”

    这个女人发起火来太恐怖了,但是但凡人发火,应该都不会有多好看吧,恐吓的话反正她也听了不少,并不往心里去。

    她说道:“我不是要跟你抢他的,我只是他的朋友,卜总一直很照顾我,我听说他死了,心里很难过,我知道你们要回家,只想跟着你们到你们的家族中看看她,只看一眼就好,我会马上离开的。”

    她特别有诚意地向她解释,为了证明她跟卜迎春不是一伙的,她还建议卜凤绑住迎春。

    卜凤想了想,她竟然相信了。

    “不需要绑,她中了我的蝶彩,没有我的解药,她是不会醒过来的。”论制药的能力,除了卜想,再找不出第二个比她厉害的人了。

    不过,就算卜想也解不了她的蝶彩。

    她拖着卜迎春带着1806赶回了卜家大寨,她们不知道的是她们这一趟回卜家,整个卜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个变化也直接影响了他们后来的命运。(此是后话,不多作解说)

    迎春是被她给拖回去了。

    另一个人欺骗她的人,熊总就没那么好过了。

    他开门后,被屋子里冲出来的东西给撞晕了,机器人管家刚从电梯出来,看到熊总躺在门口它自动发出警报声。

    警报声把楼层里其它的负责人引了出来。

    “诶,熊总。”

    “怎么搞的。”

    “要不要紧,要不要叫救护车?”

    “还愣着,赶紧的。”

    这些负责人你嚷我嚷的光打雷不下雨,高材生负责人出电梯时见到一群人围在熊总的房门口,他扒拉开众人才看到地上躺着的人,最后,还是他打了电话叫救护车,救护车来接人时,总部通知他们召开紧急会议。

    “又开会?”

    “还能有几天,竞选都快结束了,还开什么会议嘛!”

    “呵,谁知道,去吧!”

    会议依旧是在会议室里召开。

    只是相比第一次,这次开会的人已经能用十个手指头来数了,主讲人上台后,负责人们特意坐得很端正。

    主讲人开口说道:“这些天来,诸位负责人的努力我们都看在眼里,真的辛苦各位,此番竞选也给一部分人带来一些考验。”

    能把意外受到的伤害说得这么动听的也只有主讲人这种人才了。

    “不过呢,考验仅仅是一小部分,大部分人还是受益的,我说得没错吧,为了这次竞选,大家都把压箱底的绝活亮出来了。相互之间应该都有受益吧!”

    这些个老狐狸都是人精中的人精,吃得盐多,光是嗅嗅就能感觉到主讲人话外有话了。

    只是都没出声。

    见大家没出声,他这才清了清嗓子,这就是这次会议的重点了:“因为某些负责人出了一些意外情况,为了大局考虑吧,公司安排了一个新人进来,有请这些新人。”

    一个身量苗条的女生进来了。

    她的年纪看起来比卢笛还小,一直站在门外边看着的小王总对她面露微笑,没错,她就是小蔡,蔡总的女儿。

    这些负责人不知道主讲人,准确地说总部的高官们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这卢总,好歹是有战绩的,弄这么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临时进来竞选。

    凑人头吗?

    这种表面功夫,对他们来说毫无意义不是吗?

    “就这样吗?那可以散会了吧!”东区的某位负责人站了起来,他抬起腿就往外边走,他带了头,其它人也跟着他走了。

    “哎,你们!”

    小蔡低下头。

    主讲人却安慰她:“不用在意,这些人拿大拿惯了,等你做出成绩来,这些人会服你的。”

    他轻轻拍了拍小蔡的肩膀。

    他走后,小王总从后面走上前来,他指责小蔡:“你也太胡闹了,这都已经有身孕的人了,还跑这儿来瞎凑和,小蔡,让我说你什么好呢?”

    “那卢总不也......”

    “你还提卢总,卢总当初怀着孕还那么拼,结果把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拼掉了,她嘴上是什么也没说,看她的神情也能看得出来她有多懊恼吧!你还拿她当榜样,她为了这次竞选的事情,差点连命都没了。”

    小蔡不否认他说的一切,但是,正是因为如此,作为她的得力助手才应该在她有难时挺身而出吧!

    “我不说别的,工地上的事情卢总她是每一个环节都了如指掌,她在工地上做过这些事,她很熟悉。小蔡你只在办公室待过,如果说人事处理上我绝对信任你是一把好手,这个事情真的太勉强了,现在跟他们说退出来还来得及。”

    小蔡笑道:“没关系,我有帮手。”

    “帮手?”

    “嗯,这个就不能告诉你了。”

    “好吧,如果有什么地方需要我帮忙的,叫我,随传随到。”

    小蔡捂着嘴笑了:“你的那个女朋友,她不会生气吗?”他有个醋坛子女朋友,被曹金梅说得整个V城的装修公司都知道了。

    他再想回V城那是万万不可能了。

    小王总摸着脑袋不好意思地说道:“呵呵,她也不是那么不讲理的人啦,最近她出差了,十天以后回来。”

    那个时候回业,竞选已经结束,小蔡他们应该早就回V城了吧!

    “我想去看看卢总,你带我过去吧!”

    小王总开车把小蔡送到了人民医院,卢笛待的那个重症监护室。监护室外边站着两个保镖,两个保镖看到这两个人,一脸的虎视眈眈。

    小王总怕他们两个吓到小蔡,拉着小蔡把她护在身后:“我们是卢总的朋友。”

    “你们等一下。”

    一个保镖对着他们拍了一张照,然后发了出去,小蔡望着他的举动轻轻问小王总:“他们在做什么?”

    “当然是向他们的主人报告喽。”

    “哦!”他用这种口气说话,她已经猜到了,是谢少卿吧,她还在V城的时候,听曹金梅这个八卦王说起过。

    据说,他把身上所有的担子都扔给了二老,也就是他的父母,他则一个人千里寻妻来了。被曹金梅添油加醋的差点说成一个感人的高富帅千里追妻的爱情故事。

    她倒觉得很不错。

    有这样一个时间,能够让他们两个好好的相处相处。

    人生那么短,两个人一天到晚地都在工作上,等到老了的时候可能会觉得遗憾吧,对青春还没有感觉,已经没有青春了。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