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为期十八天的第十四天

    小蔡为了不让小王总出现跟她一样的担忧,关于父亲的那一番说词,她隐去了,只跟他说了V城总部有新招揽的人才,小王总信了。

    “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什么好消息?”

    小王总故弄玄虚地卖着关子:“说出来你可别太激动啊!”

    “到底是什么啊?”

    “谢少打来电话,他说卢总已经醒来了。”

    小蔡很高兴:“那我们赶紧去看她吧!”

    就知道她会有这种反应,“急什么,等她稳定一些我们再过去吧!”

    他们知道,最高兴的应该是谢少卿了。

    谢少卿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已经拔掉氧气管的卢笛,她的脸色依旧不好,这些天来,他真的是度日如年。

    有很多话想跟她说。

    他握着她的手,手指头在颤抖。

    医生从外面进来给卢笛做了检查,其实不用他检查,他替她把过脉,她的脉象平稳,已经大好了。从她被送进医院那一天开始。

    他的心都跟着卢笛停止了。

    她失血过多,为了救她,他在手术单上签字,她全身的血液换了两遍,脏器渐渐处于衰竭,医生询问他是否要更换重要脏器。

    医生每问一次,他的心都被扎上一个大窟窿,人前镇定,人后他好几次哭得几次崩溃。平复之后,他依旧镇定。

    所有的煎熬在看到她脱离危险的时候都值了。

    “笛儿,我有些话跟你说。”

    卢笛的嘴唇动了动,她的身体还太弱,说不出话来,她只是痴痴地看着谢少卿,他的陪伴她都能感受到。

    毫无意识的时候。

    她的眼睛转了转。

    谢少卿握着她的手说道:“对不起,老婆,是我没保护好你,如果当时我对你说清楚,是我找人绑你走的,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情了,你不会遇到那个变态男人,也不会被那些植物攻击。”

    他在说什么呢?

    他说他绑架了她。

    那么,把她带到一个陌生房间里让几个人看守她的是他,但是为什么呢?她的眼珠子又转了转,谢少卿大概能猜到她在想什么。

    “当时情况危急,顾不上那么多。”接着他把迎春在她房间里布陷阱的事情说给她听,并把她的管家1806的遭遇一并告知了她。

    哦,原来是这样。

    那他也是出于好意,怎么能怪他呢!

    卢笛的眼珠子往左边一直瞟,谢少卿猜到她可能是想问1806,或者是卜想,1806在医院接受治疗之后不知所踪,她没有回公司报到,也没有告知其它人她动向。

    卜想么,那个时候他们在那种环境下出生入死,她可能更关心的是卜想,自己的老婆心里关心另一个男人,他是没有那么大度,能够保持心情愉快。

    不过,他始终是他们夫妻二人的救命恩人,不管有多不愉快,还是要告诉她卜想的情况,“他被救回来以后,在医院待了两天,确定没什么大碍之后离开了。”

    “听说回了卜家。”

    “他救了你,曾经也救过我,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接着他把迎春暗算他,导致他昏迷数日,以致在卢笛最无助的时候没能陪在她身边的这个原因一五一十的说给了她听。

    卢笛的眼睛眨了眨。

    她的嘴角往两边一扬,谢少卿这些天一直守着她,保镖让他去休息的时候,他睡不了两个钟头就醒了,醒了之后想再入睡变得很困难。

    他在网上看到几篇贴子,贴子讨论的是女人的内心。

    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无聊的东西。他从前是不关注这些的,因为卢笛,他突然想看一看,于是点了进去。

    他看到在贴子里讨论的有男有女。

    其中有一个人说,如果一个女人她不自觉地扬起唇角的时候,其实是在防备。看到卢笛有这个动作,他有些吃惊。

    他仔细回忆刚才他说的话。

    他的话语里提到了卜迎春,另一个贴子说的则是女人的内心很小,小到并不能忍受自己男人与别的异*心,但是表面还不肯承认,装作无所谓。

    难道她也是。

    还是不相信他跟卜迎春之间并没有任何事情吗?

    即是这样,还是不要再提跟她有关的任何事好了,以免她心里不痛快。谢少卿附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他让保镖看着卢笛,他走了出去。

    没多久换班时,他又回来了,提着一盒白粥,这白粥是他特意为她熬的,护士拔掉营养液时已经说过,可以吃一些流食了。

    但是,卢笛的食量不是很大。

    他喂了几口,卢笛就紧紧闭着嘴不愿意再喝了。

    谢少卿把盒子一收,接着又陪卢笛说话,说话间还不停地给她按摩周身穴位,她躺的时间有点长,血流不通畅自然没有胃口。

    这活儿可以交由护士来做。

    他不假手于人,想亲自己照顾她。

    这一整天下来,谢少卿说的话加起来是前些日子的总和的数倍。卢笛刚认识他的时候还觉得他像个话唠,有的没的能一直扯个不停。

    现在竟有些初次见面时的感觉。

    到了晚上谢少卿也一直陪着,没有要走的意思。护士过来催他:“这里不是普通病房,不能待在房间里陪床。”

    “那把她转到普通病房吧,单人间。”

    “这个,我去问问医生,看看病人的情况能不能转普通病房。”转普通病房还要单人间,谁不知道单人间是VIP病房,都受特别优待。

    这转了跟没转区别也不大。

    这个男人,不会把病房当成谈情说爱的地方了吧!

    瞧他对他老婆上心的样子,叫人羡慕嫉妒恨呢。

    她转身去办公室打了一个电话,护士打完电话之后过来通知他:“先生,医生说可以转普通病房了,明天办好手续之后再转吧!今天是办不了了。”

    谢少卿抬起眼睛看了她一眼,他从兜里拿出电话打了一个电话,不知道跟谁说话,说完之后没多久,一个护士来到重症监护室通知病人家属。

    “院长说了,把这个房间重症监护室的病人腾出来,有新的病患入住。”

    护士惊愕:“这么巧!”

    就这样,把她安排进了单人间。

    单人间里,对家属是否可以陪床没有明确规定,谢少卿顺理成章地留了下来。他太累了,抓着卢笛的手说着说着话,往床上一歪,睡着了。

    卢笛的手指动了动,她的手指抚向谢少卿的头,他瘦了很多啊!

    这一夜,谢少卿睡得很深,卢笛一直睁着眼睛,直到天亮的时候她才慢慢睡着。她睡着之后,谢少卿醒了,一看笛儿还在睡觉,他站了起来,伸了一个懒腰。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这么早,谁啊!

    谢少去开门。

    却是小王总和小蔡。

    小蔡朝他挥着手:“早啊,谢少,我们来看卢总。”

    “哦,进来吧!”

    “你们吃早餐了吗?”

    小王总和小蔡相互看了一眼,两人同时说道:“已经吃过了。”

    “那好,你们先在这里看着她,等我回来之后你们再走。”他要去给卢笛准备早餐,昨天喝的是白粥,为了更好吸引营养,早日康复,不能一直喝白粥,最好配点别的流质食品。他的双手一拍,想到了,做营养汤,做汤花费的时间并不长,花时间长的是准备材料。

    他去了一趟市场。

    不管是在V城,还是在这里,但凡他出现在菜市场,总能引起高回头率,由于他挑菜的专业程度,还让某些好心的大姐以为这个男子是高级厨师。

    有人还上前来打听他是否单身。

    一两次他还会应付一下,问的频率高了,他直接忽视掉了,卖菜的大姐有时候也问,谢少卿看好的菜,如果有人追着他问是不是单身,是不是厨师这些话,他会果断放弃找这家大姐买菜,转换成别家。

    在V城,小贩们熟悉了他这个性格以后,为了做生意,再没人敢多嘴乱说话了。

    在这个地方,又出现了跟在V城一样的情形。

    谢少卿赶时间。

    拎了他要的东西就走了,没曾想他这种低调身后跟了一群好事者,这些人伸着脖子呈观望的态度,眼看着谢少卿进了一间屋子,他们没敢贸然打扰,一直待在门外候着。这群人相当有耐心,等到谢少卿提着盒子从屋子里面出来。

    他们又跟上了。

    尾随在他身后一直跟到了医院。

    跟到医院之后,他们眼看着他进了VIP病房,又恭敬地在外边候着,却没一个人敢造次向他询问。小蔡从病房里出来接电话,推开门之后被门外一群人闪闪的目光给吓了一跳。

    没想到她的出现,倒是叫等的人欣喜无比。

    她还没问他们是做什么的,这群人叽叽喳喳地问开了。

    “刚才那个男人他是做什么的?”

    “有没有兴趣做平面模特?”

    “能给个联系方式吗?”

    “小姐,你有听我说话吗?”一群人你一句他一句地问,吵得她头都炸了。她捂着耳朵,世界突然安静下来。

    她抬起脸看着他们,小声道:“你们,是做什么的?可以一个一个说吗?”

    大家相互看了一眼,其中一个说道:“那排队吧!”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