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雷火之争(三)

    转而又想到他那善良可爱的师姐,师姐啊,对不住啦,这绝好的机会被这老娘们给搅和坏了,他不能,也不敢偏着熊总啊!

    他的眼珠子一转:“老婆,我谁都不站,保持中立,对这件事我不参与,不发表任何意见,怎么样,老婆?”

    他老婆一想,也可以啊!

    这样,应该也算达到了那位先生的要求,他应该不会为难儿子了吧。想到儿子能愉快地做他喜欢做的事情,她觉得是值得的。

    “老公,跟我一起去看看儿子吧!”

    “不是刚看过吗?”她老公冷着个脸。

    他老婆仰头看着他:“还生气呢?”

    “没有没有,是最近太累了。”

    能不累吗,最近工作的事情特别多,公司的股票又不太稳定,他指望着儿子能回头是岸呢,这儿子呢,指望不上了。

    吉尼通过之后,非常高兴,他第一时间打电话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他老妈,他老妈接到电话之后赶到片场来看他拍戏。

    来到片场之后,她看看这个,又望望那个。

    还有明星大腕也在现场,她这个当妈的倍感荣耀,她掏出手机拍了很多照片,挑了几张她认为最好的发给了她老公。

    他老是说他不懂事,现在倒叫他看看,他的宝贝儿子其实还是很不错的。

    儿子的戏拍好之后下场换衣服。

    换好衣服他走过来,他老妈给他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儿子诶,太棒了。”她太激动了,激动得眼泪直流。

    “妈,瞧您,哭什么啊,应该高兴。”

    “对,高兴,妈妈很高兴。”

    “来,我给你介绍一下我们的导演还有我的恩人,多亏了他我才能进剧组。”他拉着母亲来到导演和谢少卿跟前。

    吉尼向导演介绍母亲时,导演显得很冷淡,这让他母亲感到很不安,脸上的笑意都僵住了,好在儿子的恩人还不错。

    长得好,还挺有礼貌,一口一句“阿姨”叫得可甜了。

    “有空来家里坐啊!”

    “妈,我得赶下一场了,这有椅子,您先坐着。”他刚换好的衣服,又要换下来,原来是导演觉得拍得不好,要重拍。赶以往,他那性子叫他重拍他是肯定不乐意的,就连跑个龙套都能整夭娥子的人,刚才导演都已经说OK了,又重拍,他倒没事似的又把衣服换了回来。

    谢少卿知道是怎么回事,这是他跟导演商量好的。

    吉尼的母亲不懂啊,她还乐呵呵地,不停地跟谢少卿说好话,她久不在职场,职场那些套路她却懂,逢人三分笑脸,逢人七句奉承话,不捧高踩低,最忌高冷。

    “阿姨,吉尼是我推荐的,我帮了吉尼的一个大忙,阿姨您也要帮我一个忙啊!”

    吉尼的母亲笑笑地看着谢少卿,她能帮他什么忙啊,她现在就是一个家庭主妇,什么也不懂,她笑着挡了回去:“瞧你说的,你们这行我也不懂,哪能帮到你呢!”

    “阿姨,您太自谦了。”

    他看向正在拍戏的吉尼,突然说道:“阿姨,我可以捧他,也可以摔他,你相信吗?”

    吉尼的妈妈脸上僵住了。

    “你想做什么?”

    “很简单,只要帮我一个小忙就好了。”

    她听了谢少卿的话愣住了,她不该过来的,想也知道,儿子那半吊子怎么可能做得了演员,她还高兴,高兴过头了吧,遭报应了。

    老头子啊,这回咱娘俩可把你坑惨了。

    从片场回去之后她显得没精打彩的,她老公下班之后回来,看到她这副模样倒是乐了:“怎么了,你不是说儿子在哪拍戏吗?是不是被剧组踢出来了。我就说了,他那个德性能有什么事情是做得好的,还不愿意跟着我,吃了苦头愿意回来了吧!”

    她摇头。

    人家拿着他威胁她老公呢!

    这话叫她怎么跟他说才好呢,直接说吧,依他的脾气,铁定是拿着大棍也要把儿子从那边揪回来,揪回来之后呢,她想过,吉尼那脾气像极了他父亲,也是倔的。

    不敢想象两人怄成仇人是什么样子。

    那就先探探他的口气。

    “你们这次竞选什么什么总监的事情有眉目了吗?”

    “嗯!”

    他这沉闷地一声“嗯”把她吓得不敢说话。

    “你什么时候关心起这个事情来了。”

    她拍着胸口,还好老婆没发火,她扯谎扯到底:“那不是有一次无意中听你说起过,你不是还说要是咱儿子也参加竞选,没准能捞个闲职。”

    “闲职?”他有说过这种话吗,不记得了,大区总监可不是什么闲职,老婆听错了吧!

    她不是听错了,她是随便乱猜乱蒙的。

    没有蒙对。

    “那你再跟我说说呗!”

    “这有什么好说的。”他摸着老婆的头,儿子大了,这几年他一直在家里闲着,闲出毛病来了,没事总爱乱打听。

    跟小区里那群闲太太聊聊天,打打牌,一起跳个广场舞不好吗?

    “跟我说说嘛!”她非缠着不放。

    咦,他是火大。

    这娘们,愣是不会看人脸色,跟那个混儿子一个样,好好的给他取的名字不要,非拿着户口去派出所改了个不伦不类的名字,叫什么吉尼,这是什么破名字。为这个事情他没少被人笑话。儿子的事情不消停,她这个当妈的也不知道劝,还净来烦她。

    他是前世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啊。

    “说了你也不懂,问什么问呢?”

    她跟他倔上了:“你连说都没说,怎么就能判断我不懂呢!”

    “我正烦着呢,你就别来搅和了,行吗?”

    “既然烦,那就说给我听听,我来给你参考参考。”

    他投降,再争吵下去,他要犯脑溢血了。他跟老婆说道,这公司里这次竞选说是竞选四大区域的大区总监。

    不过呢,有三大区域的总监还在职呢,选出来的那三大区域的总监那也是候选人,就跟皇帝选的太子似的,有的皇帝选了太子之后,那太子当了几十年还没驾崩,太子都驾崩了,皇帝还健在的多的是。也有的皇帝立完太子之后,皇帝老儿归西了,那太子就顺理成章的登基。

    南区这边不太一样。

    南区的大区总监比其它区域要复杂。

    自古荒蛮地区出刁民啊,这边的下属不服管,这个位置空置有一段时间了,就跟古时候兵荒马乱的年代没有皇帝主持大局是一样的,这个区域的大区总监只要选出来,就一定可以登基。

    眼下,也就只有熊总和小蔡两位了。

    他挺犯难的,他的意思是熊总的能力更强一些,他更适合做这个南区的大区总监,不过蔡总那边频频活动,他私底下也跟蔡总商量过,能不能在这个事情上退一步。

    蔡总却说:“公平竞争!”

    竞争个毛线啊,熊总才刚从医院里出来,他的工程进度卡了壳,他这里能过得了关,其它的股东那里就难说话了。

    他把这个事情摊开来跟老婆说了。

    他老婆问他:“为什么站熊总那边,蔡总说得没错啊,公平竞争。”

    公平个毛线啊公平,这个女人也真是的,又不懂这里面的事情,还一个劲的瞎掺和,搅得他头都乱了。她还一点自觉都没有。

    “你是不是小看女人啊?”还拿这个事说话。

    他没小看女人,他是压根不看女人,小蔡这里也算不上什么公平,原来代表V城的是她的上司卢笛,卢笛自从那次意外一直在医院治疗就没恢复过来。

    眼见着,已经接近尾声了。

    蔡总带着他女儿杀进来,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他这是摆明了过来捡现成的。

    “你要这么说,那我就不同意了,什么叫人家来捡现成的,他熊总不是也在医院待着吗?他也可以搬他的人进来代替他竞选啊!”

    这娘们别的不行,吵架的时候逻辑异常的刁钻,还振振有词的,让人无没辩驳。

    他又投降:“这个事情,说了你也不明白,熊总是不可能找他的下属来接替的。”

    “你怎么知道?”一听这话就觉得这里面有鬼,好像他是熊总家的什么人似的,她瞪着他,逼问,“说,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熊总长熊总短的,你跟这个熊总是什么关系,他是不是你在外边跟相好生下的私生子。”

    啊?

    说什么呢,怎么扯到私生子上面来了。

    他摆手:“没,没有的事情,老婆,你别乱说话。”

    他老婆拿了他的软处继续捏着这个话题:“我乱说话,我看你是心虚了吧,你给从实招来,是还是不是?”

    “是什么呀,你就成天瞎搅和。”

    “你得给我说清楚。”

    怎么说清楚,这怎么说得清楚,熊总的母亲是比他高了两届的师姐,年少的时候他母亲曾经帮过他,他不过是借这个机会回报一下师姐罢了,但是这个话说什么也不能让老婆知道,她这个醋坛子知道了一定会乱想乱猜。

    怎么是师姐,不是师哥师弟呢,既然是师姐,那以前关系肯定很不错,怎么个不错法,她一定会想到男女关系上面。

    都这么多年了还惦记着呢,是不是想借这个熊总旧情复燃啊?

    然后问题一堆接一堆。

    会越扯越扯不清楚。

    依她那个不挖出根来不罢休的态度,没准还得找到人家里去瞧瞧人家,那他真的就无地自容了,一世英名全毁了。

    怎么当时脑子一热,就答应了她呢?

    “赶紧说啊,想什么呢,可有什么好想的。”

    “没有的事,你别胡猜。”他一口咬死了,死活不把这个事情说出来,就让它烂在肚子里好了。

    老婆死死盯着他:“那要怎么证明呢?”

    “想怎么证明啊!”

    他不知道,自己无意之中跳进了老婆给他挖的坑,对,一世英名毁掉了,他老婆说道:“如果这次的竞选不是那个什么熊总,我就相信你的清白,不然的话,那个熊总准是跟你有些什么关联的。要不然,你不会这么护着他。”

    他怔住了。

    熊总!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