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遇强则强

    他替卢笛整理衣物,怕她闷得慌,他跟她商量:“要不要把小蔡约出来,让她过来陪陪你。”竞选马上要结束了,这次竞选结束之后,所有的负责人都会回到各自的地盘。

    小蔡也是。

    回去之前,小蔡一定会过来看望她,让她陪着卢笛说说话也好。

    “不用了。”她拒绝了。

    谢少卿说让小蔡过来陪她的时候,让她想起了很久以前江工和刘会,江工宠爱老婆,但并不尊重别人的老婆,对别人总是呼来喝去的,以自己为中心。而在那个别人眼中,刘会是个有公主病的女人,她拒绝。

    “我明天要拍一支广告,你跟我一块过去。”

    卢笛摇头。

    拍摄现场,她也不想去。

    那地方,很嘈杂,他只要一抬眼就能看到她,而她一抬眼,注视在他身上的全是别人的目光,那样,让她觉得她跟他的距离很遥远。

    还好,他说的是为了扩大生意规模,不是他想做明星。

    “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那好,有什么事情你打我的电话。”

    第二天,谢少卿把两个保镖留下来照看卢笛,他则去了广告拍摄现场,谢少卿拍广告的效率很高,他有很强的领悟力,能够快速调整自己,这可能跟他长久以来父母对他的严苛要求有关。

    让摄像师和商家都感觉到不可思议。

    原定于两天的拍摄,仅半天就完成了。

    谢少卿提前收工回家。

    刚到家门口,身后响起了吉尼的声音:“大老板,我可算找到你了。”谢少卿回头,他怎么跟过来,那场微电影,他的角色已经拍完了,拍完之后他显得无所事事,又一直缠着导演,问导演下一场戏,下一场戏跟他有什么关系呢,导演对他没有好脸。

    他见导演那边没门路,又想到了谢少卿,他能有个角色,那都是谢少卿的功劳,他在谢少卿所在那家传媒公司转悠了好半天,好不容易才打听到谢少卿正在拍广告,他心里美美地想,能不能让谢少也帮忙介绍一支广告给他拍一拍。

    拍摄现场人多啊,他挤了半天也没挤进去。

    好不容易看到他的卢山真面目了,人家已经收工了,不死心的他又一路追着谢少卿到了他的住所,谢少卿此时有些烦他,答应他的请求,他一次比一次贪婪,会要求更多。不答应他,可能会威胁到卢笛的安全。

    “你来做什么?”

    “大老板,您看我的那个戏已经杀青了,能不能再给我介绍一个角色啊。”

    “我不是导演。”

    “瞧您说的,那上次不是您给介绍的吗?”他还给他来这套,说得真生疏,那天,他跟昆少站在一起说话他也看到了,两人看着交情颇深啊。

    这种大明星,应该接戏接到手软吧,只要他们开尊口,提点两句,可比他们这些跑断腿的人强多了。

    “吉尼,那个时候是角色刚好需要,刚好那个时候我是投资人,所以,我有说话的资格,不是所有的戏我都有资格说话的。”对,可能连评论都没有资格。

    吉尼的脸色变了,他这分明就不想帮忙嘛,为了找到他,他可费了不少力气,怎么可能轻易放弃,他一屁股坐在地上,赖地上不走了:“谢少,怎么说我们也搭档一场,您就当可怜,施舍我也好,帮个忙吧,你不帮忙我就坐这儿了。”

    “请便!”谢少卿回屋坐在沙发上。

    卢笛不在家。

    他打了卢笛的电话。

    “笛儿,在哪?”

    “我在小蔡这儿。”

    小蔡站在旁边看着卢笛,她打算去看她的,没想到她自己过来了。看着她的气色虽然大不如前,不过,总算是康复了。

    她跟小蔡聊起了这次竞选的事情。

    “工地的事情我不懂,都是他们在做事,我来这儿也就挂了个名,还是顶着替卢总您来的,前两天去了工地,后来,爸爸不让我过去了,说我怀着孕,担心冲撞了胎儿。一直在这里养着,好想快点结束。”怕卢笛多想,小蔡一两句话把现状带过了。

    如果真要说,要说的可多了。

    老爸一手培养安插在小王总身边的接班人,工程部的监理也碰到了麻烦,这些麻烦都是熊总联合他的队友一起布下的陷阱。

    对工地上很熟悉的他来到这里竟然施展不开,老爸正在积极地跟他想对策,表面上还不能让其它的同事们知道,他是放过话的,不插手女儿的事情,不插手能行吗?这女儿是赶鸭子上架,又有身孕,就连工地上碰到的麻烦她老爸也没敢让她知道,她能够知道这些还都是小王总偷偷告诉她的。

    说完了又安慰她:“其实不要紧,胜负没有那么重要,别太认真了。”

    他那话说了还不如不说。

    谁参加什么比赛不是冲着比赛的奖励去的,那不冲着奖励谁还愿意参加比赛呢,比赛还没结束呢,就开始把自己从架子上赶下来了,那还有赢的希望吗?

    她不是熊总,没有志在必得的架势,不过,她相信,如果是卢总,她一定会全力以赴。卢总有一次开会说过一句话她一直记得,她说:努力拼搏,可能会一无所获,到最后还是两手空空的回到现实里来。但是,将来老死的那一天,再次想起曾经拼搏过的自己,一定会感激当年努力拼搏过的自己。

    这一生也便没有遗憾了。

    小蔡胡思乱想的想了挺多,趁她跟谢少卿通电话的时候,他们通电话,她也想起了黑子,不在他身边,他有没有像她想他那样想着她,有没有正常的吃饭,正常睡觉,她跟他说过的话他有没有认真地听。真想,快点回到他身边,肚子里的孩子也在想念父亲吧!

    整天待在电脑旁边的黑子,工作之后总会换套衣服,洗得干干净净地来到她身边,她很奇怪,从前也没见他这么讲究过。

    黑子的回答感动了她,他说,他身上还残留着电脑辐射,怕间接伤害到小蔡肚子里的宝宝,所以,每次靠近她的时候,他总是特别小心。

    她老公越来越man了。

    想到他,她的脸上不自觉地涌上红晕。

    卢笛收了电话,看着小蔡脸上的红晕,开她玩笑:“想你老公了?”

    小蔡猛然醒了过来,什么时候她的电话打完的,她一点都没察觉,她刚才说什么,想老公了,是啊,这都被她看出来了,不愧是他们的老大,太厉害了,她承认了:“对啊,待在他身边的时间越长,越离不开他。”说完之后又忍不住捂着羞红的脸自嘲道,“这才出来多长时间啊,说出来让你笑话了。”

    “可有什么难为情的。”卢笛轻轻拍着她的脸,时间过得好快,一转眼她都快当妈了,如果她的孩子没有流掉,现在的她可能也跟她一样,提起老公提起孩子满脸腓红吧!

    她看向小蔡的肚子,小蔡穿的衣服很宽松,外形上看不出她是一个孕妇,很多时尚辣妈,直到孩子快临盆了,也看不出来肚子。

    小蔡看看她,又看看自己的肚子,她极小心的不敢问她之前流产的事情。怕她触景伤情,那个时候那个胎儿如果没有流掉,现在卢总的肚子应该很大了。

    卢笛想替她做些什么,妈妈在的时候,总会给她做些好吃的,她也想用这种方式表达一下她对小蔡的关心:“想吃些什么,我帮你弄。”

    “啊,不了,我得控制好吃东西,医生说了,不能吃得太多,吃太多营养过剩,都长自己身上了,以后恢复起来很困难。其实就现在这样挺好的。”小蔡拒绝了,卢总还在康复之中,怎么能让她动手做吃的,爸爸从公司里回来会给她带饭菜,公司食堂里的菜色也挺好的,营养健康又卫生,相信肚子里的宝宝也很喜欢。

    明天,就是最后一天的。

    为期十八的竞选,马上就要落下帷幕。

    聊那个话题同样也沉重,肚子里孩子的事情不能聊,明天的竞选也不能聊,可以聊一聊谢少卿,刚才听到卢总跟谢少说什么拍摄什么的。

    她张口问起了谢少的事情:“卢总,刚才跟谢少说什么拍摄什么的,是拍摄什么呢?”

    其实,相对来说,这个话题比起孩子,还有竞选的事情更沉重,她是不想说的,既然小蔡都问了,她只好告诉她:“谢少卿跟一家传媒公司签了合同,他要为那家公司卖一年的苦力。”

    “啊?”小蔡大惊失色,“那他是打算往娱乐圈发展吗?”

    她也是这么认为的,好好的他公司里有一堆的工作让他忙,他都忙不过来了,还混什么娱乐圈,难道是某些人口中所说的梦想。

    梦想这个东西来得很缥缈无形,有人可能兢兢业业地辛苦工作了一辈子,到老了玩起了音乐,要组乐队要唱歌,也有人可能混了大半辈子,突然之间安安静静地办起了农场,还有的可能突然之间开起了店,办起了公司,或者办学校。

    等等!

    如果有人疑惑,他们的解释是:那是他们儿时的梦想。

    她能理解。

    但不知谢少卿的想法是不是这样?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