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为期十八天的终结(二)

    “卢总,你也来了。”

    “那是当然,别忘了我只是个替身,你跟我们说说现在是什么情况?”小蔡伸着脖子听小王总向她们汇报。

    “不好说啊,我带你们到工地吧!”

    小王总开车,卢笛和小蔡坐在车子后座,一路上,他紧跟在其它人车后,公司的高层们走在最前面,他们进了小区之后,最先看的是D区的工地。

    每看完一处,助理们会拿着事先准备好的纸笔双手奉上给各位高层打分,打完分数的纸张由助理收回,收回之后统一放置到一个木盒子里。

    一项一项的看,一项一项的检查。

    这些公司的高层所经手的工地不计其数,他们的眼光是非常毒辣的,任何一点小细节上没处理好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

    D区看过之后,又马不停蹄地往C区,F区赶。

    这一个个工地都看过之后。

    助理们手里捧着木盒子里面的纸张被塞得满满的,卢笛、小蔡和小王总三个人一直走在最后边,小蔡是个外行,她进了工地一直就站在门边不进去,里面的人都出来的时候,她靠在外边窗户边上恭恭敬敬迎着这些重要人物退场。

    这一来二去,高层们的注意力多少被小蔡给干扰到了。

    “小蔡啊,你怎么一直站外边当迎宾啊?”

    小蔡被问住了。

    她没有要当迎宾啊,还是卢笛反应及时:“那是小蔡对各位领导的重视。”她这马屁拍得让人望尘莫及啊。

    不过,大概人的耳朵都是软的,喜欢听好听的吧。

    对于她的话,他们没多说什么。

    很快,就转了卢笛原来负责的工地上,她这个工地原来就是半成品装修,经了几批人的手,打磨,安装的还是挺不错。

    似乎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一直没出声的熊总突然开口了:“这个地方是怎么回事?”他开口之后,其它人的目光都被他吸引了过去。

    大家看着他的脚下,他脚下踩着的地方,那块砖的美缝没有填好,这么细微的一个小细节都被他发现了。

    小蔡的脸色一变。

    小王总就说话了:“熊总,卢笛接手的时候这些都已经做好了,这套房子后续只需要把家具安装完毕就算成功。这是合同里约定好的。”这个时候找茬,还真有他的。

    “王总,公司的宗旨是什么,可不要忘记了,尽可能的做到完美无缺,让客户无法挑剔,这么明显的一个错误,经了几个人的手,都没有纠正过来,难道都是瞎子吗?”

    熊总说话直接,尤其是这种时候。

    “对,公司的宗旨是客户至上,这件事情他们跟客户沟通过,客户认为这个没有多大关系,所以,才没有改,我们在最大程度上维护的正是客户的要求。如果我们没有跟客户反应这个事情,那是我们的失职,但是我们已经反应了,并且还跟客户提了建议,说明可以重新做,但是客户已经说了不需要,请问,有什么问题吗?”这些话是小王总说出来的,其它人不明所以,这个工地到底算谁的呢,小王总,小蔡,卢笛?

    熊总的眼里闪过阴霾,那是对小王总产生的厌恶,这个时候跳出来跟他作对,他撕了他的心都有,他的眉角一闪,他似笑非笑地说道:“我怎么好像记得这个工地是小蔡负责的,哦,不,是卢总负责的,哎,不对,还是小蔡负责的。”

    他故意这么阴阳怪气的说话就是要把这两人的关系弄得很尴尬。

    “那么,王总您跳出来说话又是什么意思?”

    小王总看看小蔡,又看看卢笛,卢笛朝他点头:“没错,我们三人都是V城的代表,其实不管是我,还是小蔡,还是卢笛,只要是代表V城巧家,任何问题我们都能共同面对,因为我们是一个很团结的团队。”

    “团结”那两个字他咬得很死。

    故意要让高层们听得仔细。

    熊总还想说什么,某些高层打断他:“好了好了,讨论的话题回去再说,我们还要继续视查。”助理们笑吟吟地拿着纸笔递给高层们,让他们打分。

    小蔡很忐忑。

    刚才的话会不会让他们对这个工地的印象不好,她握紧了拳头,不安的眼神看向卢笛,卢笛看起来很平静,平静得好像这一切都跟她没有关系似的。小蔡伸出手握了握卢笛的手,她的手好凉啊,没有温度,冰冷一片。

    怎么回事呢?

    高层们打完分又去了下一个工地,卢笛的工地看完之后,又看了卜想的工地,卜想的工地最后分给了其它的负责人,其中之一就是熊总,他比其它人多了工地,没耽误他分配的工地上的活,这份实力让人叹服。

    高层们很是欣赏熊总的能力,从他们看熊总的眼神不难看出来,他们对他赞誉有加的肯定态度,小蔡的心更凉了,辛苦了那么久,还是不行吗?

    卢总,她侧脸看向卢笛,她的心里也是难过的吧,毕竟付出了那么多,她又看向小王总,小王总转头看向她和卢笛。刚才,他也发现了工地上的瑕疵,安装问题,按理说,安装都遵循一个顺手顺风向,卫生间里的某一处洗漱用具的安装上有个很明显的缺陷,这些人难道都没有看出来不成,他轻咳了一声。最先注意到他的是卢笛。

    卢笛看向他,轻轻走到他身边:“怎么了?”她是压低声音跟他说话的,小王总的手则指向卫生间,卢笛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那个地方么,其实她也注意到了。

    “有什么问题吗?”

    “不需要向高层们反应一下吗?”刚才熊总那么可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毫不留情的把原本不是他们的问题向所有人指了出来,让高层对他们印象不好,可能还被扣分,摆明让他们下不了台,现在,他们也找到了他的不足之处,正好可以反击。

    卢笛摇头。

    “为什么?”

    这可不像她的做风。

    “人无完人。”要真的挑,任何一样事物都能挑出不完美来,可是挑剔的人会不会因此失去了很多原本属于她的乐趣呢!

    “我们已经努力去做好,尽我们的能力去做到最好,那就够了,不要忘了我们来这一行的初衷。”卢笛说道,“我们要服务好的是客户。”

    小王总发出微微叹息声。

    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他小人得志,心里很咽不下这口气啊。

    他低垂着头,回去的路上一句话不肯说,卢笛跟小蔡开起了小王总的玩笑,“小蔡,前面有张苦瓜脸啊!”

    小蔡笑道:“卢总,你就别取笑他了,他其实也是替你着想。”

    “我知道你们的好意,多谢了!竞选也结束了,今儿我们好好休息,明天准备回V城吧!”卢笛不想就这个事情说太多,她转移了话题。

    小蔡眨巴着眼:“真,真的回去啊,那谢少呢?”

    “由他去吧。”

    “不看着他吗?”那个圈子那么复杂,是她的话,她是一定不会放心让那么帅的一个男人在那个圈子里的。

    “怎么看,拿条链子拴起来吗?他也不是我的私有物品,该有他自己的生活空间和他所有的喜好。”卢笛说得很淡然。

    小蔡很想知道,她的心里是不是也是这样平静,平静得好像在说别人的事情,一般情况下,女生不是应该向男生撒娇,说不希望他去,或者说希望陪在他身边吗?正常爱人之间,别的女生多看自己老公两眼,那都会吃醋,为什么卢总不会。

    好似她一直以来都这样。

    表现得太淡漠了。

    难道她心里从来没有把谢少放在很重要的位置。

    “卢总,我很好奇你跟谢少之间的感情,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呢?”小蔡说得很直接,她没有更直接的问卢笛,她跟他是不是仅仅来了一张协议婚姻呢!

    太不正常了。

    “没有,我们的感情很好。”

    “那感情再好,也有打盹的时候吧!”

    卢笛摇头,以前她也这样觉得,两个人在一起,不就应该把对方看得紧一些,把自己的占有欲表现得强烈一些吗?

    可,那就叫爱吗?

    为了自己嘴里所谓的爱,不许对方做这个,不许对方做那个,稍微说得不对,做得不好,都有可能成为分手的理由。

    她想过很多次。

    她爱谢少卿吗,凭心而论,她不如谢少卿紧张她那般紧张谢少卿,不管他有什么决定,要去做什么,她都相信他能做好,他的决定她都支持。他因为她流产,母亲过世没有陪在自己身边自责,而她,并没有因为那个时候他生死未卜而揪心过。

    可是,她心里还是挂念他的,当他不在她身边的时候。

    当他早早地离开去工作的时候,她会去想,谢少卿他在做什么,什么时候可以见到他,跟他一起散步,一起聊天的时候她很开心,想让那样的时光多停留一些,让时间走得慢一些,待他们更宽容一些。她想静静地欣赏专注跟她聊天的谢少卿,只属于她一个人的谢少卿。

    只是,她很少用语言去表达。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