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后记三 谢十八(二)

    喂,能不能别这么草率啊?

    老婆,老婆,听他说,听他说,刚才那随手一指都是误会,不能当真啊,十八这个名字也太难听了,但是,但是,卢笛好像魔障了似的,还偏就觉得这个名字非常好。

    合起来是木字,分开是十八。

    谢少卿的脸都绿了,不行,他得找父母商量。

    父母把这个问题甩回给他:“自己的老婆都搞不定,也好意思来找我们。”

    妈妈是百分之百的向着他儿媳妇:“儿子,这名字挺好听啊,十八,十八年之约,女大十八变,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这可是文全才的型啊,儿啊,捡到宝了,赶快叩谢吧!”

    谢少卿欲哭无泪。

    都什么跟什么啊。

    一转眼,到了老婆临盆的日子。

    他站在医院外边,紧张得什么似的,护士们安慰他:“谢少,不用紧张,很快的。”他的手心里都是汗呢。

    喂,能不紧张吗?

    分分秒秒度日如年啊!

    里面一点动静也没有,他真想进去亲自陪着老婆生产。卢笛不愿意,她指着谢少卿吼着:“不许进来,你进来我更紧张。”

    不知过了多久。

    门终于开了。

    一个护士抱着一个小小的皱巴巴的老头儿似的小家伙递到他面前来:“来,让爸爸抱。”他小心翼翼的把这块宝贝疙瘩接了过来。

    “恭喜你啊,谢少,是位千金。”

    千金?

    谢十八。

    大事不好,他一定要把改过来,他抱着怀里的宝贝疙瘩要往外走,被护士推出病房的卢笛叫住了他:“少卿,看到孩子了吗?长得像你还是像我,可爱吗?”

    “哈哈哈哈,挺可爱的,长得像你。”

    “抱过来让我看看。”

    谢少卿把孩子抱到卢笛身边,卢笛一脸嫌弃的别过头:“咦,太丑了,谢少,你是不是整过容啊,这孩子怎么都不像你。”

    “......”

    谢少竟然无言以对。

    还好护士站出来说公道话了:“婴儿刚出生的时候,都是这个样子,过段时间长开了也就漂亮了。”她们把卢笛送到了月子病房。

    这是谢少卿为她特意准备的月子病房,请了三个月嫂照顾卢笛,还请了两个月嫂照顾他们的女儿。一想到女儿那个名字,他的俊脸别提有多别扭了。

    他小声地跟老婆商量:“老婆,名字的事情......”

    “老公,你很有先见之明嘛,这个名字取得真好,女大十八变。”她一脸幸福的模样,谢少卿打了退堂鼓,算了,既然老婆这么喜欢,那就叫谢十八好了。

    一转眼,谢十八开始上学了。

    每次从学校里回来,她都特别委屈地向爸爸告状:“爸爸,我的名字太丑了,同学们都笑话我。说我的父母没文化。”

    谢少卿爱女心切,又动了改名字的念头。

    他想着要不要跟老婆商量换个名字吧,换什么名字呢,他已经想好了,女儿比起刚出生的时候,简直是惊动大逆转,越来越漂亮了。

    美丽得像公主。

    一双黑葡萄似的圆圆的大眼睛,皮肤白皙细滑,一张精致的小嘴,嘟着嘴的时候特别可爱,像娇艳的红苹果。

    每次她从学校回来他都会把她抱在自己腿上,听她向自己汇报在学校里的情况,然而,每次她都特别委屈地跟爸爸说,她的名字在学校里成了笑柄,为了这个事情,他考虑了很多,最后决定帮她改名,改成谢芯。

    这个名字温婉,可人,跟她很配。

    “十八,你过来。”卢笛在房间里叫她。

    谢十八向父亲吐了吐舌头,走了进去:“我给你请的老师过几天就要过来了,你准备好了,下个星期开始,去别苑里接受训练。”

    “老婆。”谢少卿十分不舍地看着谢十八。

    哪有人像她这样当妈的,老给女儿安排击剑,散打,拳击这些男人学的运动。女孩子不是应该学绘画,练钢琴,学跳舞,以此培养她的气质吗?

    “她需要气质吗?”卢笛反问谢少卿。

    “不需要吗?”

    “长得漂亮的人不需要气质,长得不漂亮的才需要培养气质。”再说运动一样可以培养气质。谢少卿一说她,她又搬出她那一套歪理来。

    谢少卿疑惑地问他:“你小的时候,岳父大人也让你练这些,练击剑,练散打?”

    卢笛抬起头来,伸出一只手勾住他的下巴:“亲爱的,我小的时候我的父亲没让我练过这些,正因为没让我练过,所以,我想让十八练这些。”

    谢少卿急得什么似的:“你让她把肌肉练得那么结实,男人见了她都感到害怕,那以后还怎么嫁人,难道你要让她单身一辈子吗?”

    “哥,你想太多了,她现在才十二岁,离出嫁还早着呢!”

    “照你让她这样练下去,那也是迟早的事情。”

    “一点肌肉有什么不好,说明健康啊!以后她的丈夫应该感到高兴才对。喜欢一个人,不能只看人的外表,何况咱们女儿的外表还是很不错的。”对,继承了他们夫妻二人的所有优点。

    高贵,美丽,腹黑。

    “看人,首先还是看外表,然后再看内在。我反对你让她学那些东西。”

    “反对无效!”

    ......

    两人就这个问题一直讨论,讨论了一个星期也没有结果。

    反观他们的女儿,似乎还挺喜欢去别苑,别苑里是特意为女儿训练所建,为了谢十八的安全,这个别苑里有谢少卿为她安排的六个保镖,十个护士。

    为她请的老师都是天朝内名气很大的师傅。

    自从到别苑之后,谢十八不再对她的名字有意见,谢少卿都已经拟好名字要去为她改名了,谢十八改口了:“爸爸,我觉得这个名字挺好的,就别改了吧!”

    “嗯,这变得也太快了。”

    这名字真的好听吗?

    女儿奴的谢少卿一听女儿说好听,他也觉得好听了,还为自己当初那随手一指感到格外高兴,女儿有眼光啊,这是爸爸为她取的名字。

    不过,关于会练出一身肌肉这个问题依然很纠结。

    找准机会又跟老婆商量:“老婆,这期的训练结束之后,要不要给女儿换个别的什么来练练啊!”

    卢笛的眼睛一斜:“练什么?”

    “钢琴啊!”

    卢笛转过身来,环着手审问他:“是不是你喜欢的女星里有哪一位是钢琴弹得特别好的啊?”她这么一说,谢少卿觉得大事不好了。

    又吃莫明飞醋。

    他,只是觉得女孩子练钢琴气质会更出众一点。

    “只是这个原因?”

    “当然啦!”

    “不需要啦,女孩子太漂亮了会有很多困扰。”譬如早恋啊等等之类的,很多人送情书,送鲜花,她最近就有在女儿的信箱里看到十几封样式冒着爱心的信封。

    不用猜都知道是男生写给她的情书。

    年纪还这么小就已经这么吸引异性了,长大了可怎么办才好呢?她老爹没有眼力劲,还要培养她的气质,光是一张漂亮的脸蛋就已经在背后闪着“危险”的信号了,再把气质练出众一点,那不是再加几个字引着坏人来找她麻烦吗?

    不要练钢琴。

    练散打,跆拳道,这些能够增强她的气场,让她有保护自己的能力。

    “我已经在她身边安排了那么多保镖,这些保镖都是身经百战的,谁能动得了她?”谢少卿仍旧坚持他的想法。

    “再加强一个营的保镖也没有任何意义,自身强才是真的强。万一保镖不在她身边呢,她岂不是任人宰割?笨蛋!”还有啊,谢十八念的是普通的学校,她希望谢十八有个快乐的童年,身边有一些好朋友,不要像她上了十几年的学,连个能说话的朋友都没有。因此,上下学在靠近学校那一段路并没有保镖跟着。

    好险有一次,差点被她的朋友发现她身边的保镖。

    后来,她要求身边的保镖不要穿得那么刻意,要像便衣警察似的在距离她三米远的地方保护她就行了。

    卢笛仔细一想,女儿年纪是小,考虑得倒还是挺周到。

    三米之外。

    那三米之内有人对她不利呢,她必须学会保护自己,要保护自己,那些训练是必不可少的。卢笛并非专断,她也问过女儿的意见。

    女儿说她很喜欢别苑。

    卢笛以为谢十八只是慢慢习惯了练武,也没放在心上,一转眼到了十八岁,谢十八生日那天,谢少卿夫妇特意地为她举办了一场生日派对,庆祝她已长大成人。

    一切都准备好了,就等着他们的公主登场,等了很长时间也没等到她,他们觉得很奇怪,打了谢十八的电话,她的电话没人接听。

    他们派人到处找她。

    然而,没找着。

    情急之下,夫妻二人报了警。

    在谢十八的房间里,两人看到谢十八留下的一封信,信中说,她很喜欢她的那个训练老师,她要去找他。

    就这么一句关键的话。

    离家出走?

    卢笛像是被什么卡住了喉咙似的,惊得呆住了。

    “赶紧去找,还有她的那个训练老师。”谢少卿在电话里大声地咆哮着,听电话的人吓坏了,他们整装出动。

    全城寻找谢十八和她的那个老师。

    她的老师不是个女人吗?卢笛觉得头疼,女儿是个同性恋?她此刻感到天悬地转,这么大的信息量,她接受不了。

    很快,底下人找到了谢十八的训练师傅。

    是个女老师。

    这个女老师的气质很内敛,练武的人大多如此,她被五花大绑绑过来的,她看着卢笛感到莫明其妙,卢笛问她:“我女儿呢?”

    “不知道。”

    “你跟她,你跟她......”她一急,急得有点说不清楚了,准确说是有些开不了口,说她们是那种关系。

    这个女老师的眼神,不对,应该不是,她的眼神那么平静,平静里又满是疑问,卢笛想了想,换了一种说法:“师傅,您知道我女儿去了哪吗?她有没有找过你。”说着,她让人给女师傅松了绑。

    “哦,你是说谢十八。我只教过她几次,后来就没来过了啊。”

    几年只教过她几次。

    说谎吧!

    “是真的,小姑娘自己对我说的。”

    那她还每次都去别苑,卢笛和谢少卿相互看了一眼,他们把别苑的保镖都叫了回来,“小姐是不是每次都在别苑训练?”

    保镖们看着谢氏夫妻严肃的神情,他们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他们统一点头:“是。”

    一边说是,一边说不是,其中肯定有人说谎。

    他们还没问,那个女师傅说话了:“他们可以为我作证的,我只去了几次,你们说是不是?”

    保镖们点头。

    这个师傅是去的次数比较少,后来也没再见过她,一直教谢十八的另有其人。“谢少,教小姐武术的不是她。”

    “那是谁?”千防万防,家贼难防,防来防去的把女儿给防丢了。

    “是一个男师傅。”

    “嗯!”因为女儿的绝美容貌,还有她天真率真的性格,两夫妻怕女儿被男师傅吃了豆腐,给她请的武术老师多数都是女性,绝没有可能是一个男师傅来教她。

    其它保镖也都点头说是。

    “他长什么样子?”

    一个保镖从手机里调出他拍的照片,那张照片是师傅教谢十八练功的时候他偷偷拍下的,他们还一直以为那个男师傅是谢少请过来的。不过,那师傅的功夫还真是不错,会的东西很多,经常逗得小姐大笑,小姐跟他在一起总是特别的开心。

    有那么一个陪练师傅,她后来找这些保镖练手的次数是越来越少了。

    卢笛和谢少卿拿过手机一看,里面的人让他们两人的脸色都不约而同地变了,这个师傅竟然是卜想,卢笛叹道:“这卜家的人还真是难缠。”

    是宿命吗?

    但愿谢十八只是年少无知,对他感兴趣罢了。

    卜想背着包袱从别苑跑了出来,几年前,他再次来到这个城市,他觉得自己还是放不下那个人,走了那么多地方,见过那么多的人,他命里烂桃花,结识的女人无数,相交的女人无数。跟她们相处始终还是没有那种感觉。

    他想,他还是放不下卢笛的。

    在这里停了下来。

    那个女师傅她也是卜想的后宫团之一,她非常的迷恋卜想,恨不得时时刻刻霸占着他,那次,教女学生的时间到了,她跟卜想抱怨一点也不想去伺候那个小小姐。

    谁叫谢十八天生就是个大美人呢,连她都嫉妒她的美丽。

    美丽也就罢了,还要来跟他们抢饭碗,可恨啊!她睡着了,卜想原本不想理会的,什么大小姐,小小姐,跟他又没有关系。

    鬼使神差的,他竟然去了别苑。

    到了别苑之后,他见到谢十八,怔住了,那种心跳的感觉出现了。他很疑惑,这是怎么一回事,他大骂自己是禽兽,她还只是一个孩子。

    谢十八见到卜想,竟然有一种亲切感,这种亲切感大概来源于卜想的命里桃花,女孩子会身不由己的被他吸引。

    这就是命犯桃花的致命之处。

    “你,是我的新老师?”

    “不,不是的,你的老师身体有些不舒服,她让我代替她给你上课。”就这样,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开始了。

    在一个安静的午后,能够听到树上的知了不停地叫。

    从那之后,他一直是她的师傅。

    谢十八使了个诡计,骗过了那个女师傅,也骗过了院里的保镖护士,还骗过了她的父母,小小年纪的她已经展示出惊人的心计来。

    直到她十八岁生日的时候,谢十八才告诉卜想,她的父母是谁,她今天要举办一场生日派对,庆祝她已经长大成人。

    卜想听到卢笛的名字之后,呆若木鸡,谢十八是卢笛的女儿。

    老天啊,到底开了个什么玩笑呢!

    他一声不吭的逃走了。

    谢十八一声不吭地追去了。

    留下她一双奥恼的父母......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