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二章 回家

    下午六点,孙小苗等人带着江爸和江妈来到乾州高铁站,蒋虎早已经开车等候在这里多时。

    “老娘,叔叔,对不起,我们没能保护好江月。”蒋虎说完便跪了下去。

    江妈一把拉起他道:“虎子,你这是干啥呢?事情经过我都听说了,跟你有啥关系?赶紧起来,这么多人看着,不丢人吗?”

    “老娘,这件事我们几个确实有责任,不该让江月一个人出门……”

    “虎子,你抓紧开车走,我们现在还着急去医院,别再说啥话了。”梅姨在一旁催促道。

    江妈等人确实心如火燎一般,蒋虎不再说话,立即开车把他们送到第二人民医院。

    江妈她们的焦虑可想而知,没人会不理解她们此刻心情。

    “妈,您来啦。”车门打开,童柔立即上前紧紧抱住江妈,她在努力控制自己情绪,不让眼泪流下来。

    江妈怎能不了解童柔此刻心情,她禁不住叹了口气道:“孩子,真是难为你了……”

    江妈知道童柔不想在自己面前流泪,她是想安慰自己,但她其实更忧伤。

    江妈不愧具有大家风范,她此时并没有哭,她体现出大多数女人所没有的坚强。

    她知道自己这会不能哭,她要是一哭现场肯定会乱套。

    “跟我说实话,你哥他到底怎么样了?如果你再敢隐瞒……”

    江妈强忍悲痛,把儿子江毅拉到一边,小声喝问道。

    从知道江月出车祸到现在,她始终不相信大家对她说的话。

    她认为所有人都故意这样跟她说,江月的伤情一定比他们说的更严重,大家之所以这样说,只不过是为了安慰她罢了。

    她想知道真实情况,现在已经是事实,隐瞒自己又有何用?

    “妈,我真没有骗你,我都是如实把情况跟你说了,没有任何一句谎言。现在大哥生命体征平稳,也许明天就能脱离危险期……”

    “儿子,你说的都是事实?”江妈还是不放心,再次追问一句。

    “妈,我说的都是实情。不过大哥多会能醒过来,医生说暂时还不清楚,如果再过三五天不能醒来,恐怕又会向上次那样……”

    江妈听完之后默不作声,江毅的话她听懂了,如果江月过几天再不能醒来,也许会变成植物人。

    “妈,你也不要太过担心,大哥以前有过这样经历,他最终不还是醒过来了吗。”

    “不用安慰我,你哥是打不死的小强,他一定会没事的,我相信自己儿子。”江妈说的铿锵有力,她心中有着坚定信念。

    “嗯。我也相信我哥,没人能打败他,以前不能,现在更不能。”江毅紧握拳头,眼神异常坚定。

    医院里已经来了许多人,季超然和沈成军是下午四点赶到的。

    当他俩知道江月出事消息后,当时就彻底懵了,来到乾州后对季腾等人好一顿臭骂。

    他们无比愤怒和伤心,愤怒的是季腾他们不该隐瞒消息,伤心的是江月居然伤的如此之重。

    江月在他们心中就是自己的孩子,几年风风雨雨一起走过来,已经处下深厚感情。

    他们企业能发展到今天,江月功不可没。如今他躺在病床上,他俩怎么能不伤心?

    童柔的爸爸童怀杰带着老伴也已经赶来到,他们也无比悲伤。当童柔打电话告诉他们时,夫妻俩当时差点都瘫倒在地。

    对江月这个女婿,童怀杰夫妇无比喜欢,他俩都把他当亲儿子一样去对待。江月出这么大事,无异于晴天霹雳。

    童柔妈妈从来到现在一直眼泪汪汪,女婿现在这种情况她怎能不伤心。

    鼎好集团在乾州的高管也都接到通知,当得知消息时无不感到震惊。

    昨天还好好的,有人前两天还跟江月一起吃饭,现在竟然躺在监护室生死未卜。

    医院这边已经聚集上百人,这些人跟江月都有很深交情和感情。

    虽然大家都很悲痛,但又帮不上任何忙,只能在心中暗暗替江月祈祷,希望他能尽快醒来。

    大家的期盼终于迎来好消息,江月度过危险期。

    三天后,江月从重症监护室转到特护病房,所有人这才把悬着的心放下来。

    虽然江月并没有醒过来,但至少有个盼头。加上他上次车祸也昏迷过三个月,但最后他完好无损醒来了。

    所以大家对江月能醒过来都抱着乐观态度,毕竟他创造出许多奇迹。

    江月安静的躺在病床上,脸色惨白,头上缠满纱布,双眼紧闭。看上去就让人心疼,心痛。

    由于医院有规定,只能同时进去几个人到病房探视,而且还必须保持安静。

    每个进去探视的人都强忍着泪水,看着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的江月,心顿时如刀割一般疼痛。

    曾经充满朝气的江月,此时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梅雨婷和石梦莎等人从病房出来后,都忍不住放声痛哭,江月的现状让她们心疼不已。

    赵俊如等人紧握拳头,他们都恨不得病床上躺的是自己,而不是江月。

    但这是不可能的,没人能代替江月躺在病床上,一切苦难必须他自己去承受。

    这也许就是他的宿命,他这一生注定充满坎坷和劫难。

    “江月,我是童柔,你能听到我说话吗?如果你能听到就眨眨眼好吗?”童柔把脸贴在江月脸上,轻声对他说道。

    她的双眼噙着泪水,泪水慢慢滑落在江月脸上。

    江妈则紧握儿子右手,一直不停抚摸着,她的眼睛是湿润的,但她一直强忍着悲痛,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江月,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情景吗?在我看到你第一眼时,我就知道你不平凡,第二次见面晓晓就说我花痴,竟然爱上你这个穷小子……”

    童柔不停念叨着,她希望自己能唤醒江月,她坚信江月一定能醒来。

    “妈妈和爸爸都来看你了,所有亲人和朋友也都来看你了。他们都守在病房外面,你从来都没让大家失望过,我相信你能听到我所说的话,你只是故意在逗我,故意不理我……”

    梅姨此时已经把脸转过去,她的心如刀绞一般,眼泪已经打湿胸前衣襟,但她不想让童柔看到自己眼泪。

    她知道此时童柔心里究竟有多苦,但她却什么都帮不上。她觉得此时童柔就是个可怜娃,而江月则更可怜。

    “江月,你的两个孩子发育很好,他们希望在出生时你能抱抱他,亲亲他,我和孩子都想依偎在你怀里……”

    病房里没人说话,大家都静静的听童柔诉说,她们的心都碎了。

    “你是我们娘仨的依靠,你就是我们的天,你一定会保护我们,你也会把孩子抚养长大,我们一家人一定会快乐的在一起……”

    “江月,如果你是累了就多休息几天,有大家帮忙你就放心休息吧。但我不希望你躲懒,过几天一定要醒来,不然我会生气的……”

    第二天,在童柔和江毅的坚持下,大多数人都离开乾州。

    他们留在这边没一点意义,再说岗位都需要坚守,还有许多事需要他们去处理。

    虽然江月倒下了,但鼎好集团不能倒下,大家还要努力把江月制定的计划去完成。

    季腾和石小然也都离开乾州,只有童柔和江妈,江爸以及梅姨留在医院照顾江月。

    毕竟六子和四海也在这边,乾州还是仲安强根据地,有事仲安强会安排好的。

    时间一天天过去,但江月始终没能醒来。童柔她们心急如焚,但也没有任何办法。

    医生说只能安心静养,也许某一天一个契机就能让他醒来。但只能等,大家始终相信江月一定会醒来。

    石怀宇和张从新也来看望过江月多次,而石梦莎每天都守在医院照顾江月。

    时间又过去一个月,但江月还是没能醒过来。

    童柔和江妈内心有种恐慌,她们突然失去自信,有了更多担心。

    虽然大家一直想尽一切办法想去唤醒江月,但还是没有任何效果。

    她们的担心变成害怕,真的害怕江月再也不能醒来。

    “妈,我有个想法,我想带江月回家。家是他的一切,也许家的温暖能唤醒他……”

    童柔和江妈想到一块去了,虽然江妈早就想把江月带回登州,但童柔要是不先说,她还真不好意思说出口。

    “好,其实我早就有这想法,回头再征询大家意见看看,如果意见统一那就尽快回登州,在家里照顾更方便一些。”江妈毫不犹豫答应下来。

    随后童柔又征询江毅等人意见,所有人都赞同童柔的决定。

    “弟妹,互送江总这事就交给我吧,我来安排车把江总平安护送到家。”仲安强知道后连忙主动请缨。

    “嗯。谢谢仲总了,一直麻烦你都有点不好意思感谢你对江月一直用心照顾。”

    “弟妹,你说这话就是不把我当自己人,我跟江总亲如兄弟,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仲安强连忙摆手道。

    “那我就不跟你说客气话了,我决定三天后就带江月回家,他也该回家了……”

    三天后的早上,童柔办好出院手续,六子和四海他们把江月抬到车上,车辆缓缓驶出医院。

    看着车辆离开,石梦莎眼神里流露出不舍。鼎好集团在乾州的高管也都前来送行,大家心情都很沉重。

    本来江毅等人要过来乾州接江月,但被童柔给拒绝了。大家来回折腾没啥意义,不必要兴师动众。

    “江月,我的好男人,今天你就能到家了。那个你热爱的家在等着你,希望你能记起它,希望你能给大家再次创造一个奇迹。你是大家心中永不败的神……”

    【由于诸多因素,这本书就写到这里。但职场新贵还会继续写下去去。第二部已经开始发表,要想知道江月有没有醒来,请关注:职场新贵之涅槃重生!】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